万生心语
学员分享
机构新闻
精彩活动
课程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心语悦享  >> 学员分享  >>      
 赵韦芳:相遇王学富
来源:wspsy       日期:2015-10-23       浏览:      
 
 
今晚无意间读到王学富老师为郑世彦所著《观影疗心》作的序,今年7月中旬,有幸在南京直面心理研究所,拜访中国存在主义第一人王学富老师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这篇相遇之缘,早想写文章来留念,却一拖再拖。今晚的文字与思想的相会,让我再次打开没写完的这篇文章,继续前缘。没写不是没什么可写,而是不知道如何写,才能不负相遇大师的缘份。
 
我也想摘录《序》中的片断,给朋友们分享,王学富老师对存在主义的思想精髓吧,因为7月份在南京,他所创办的直面心理研究所,我的感受与读《序》的一字一句,相同的感受又涌动起来。我相信所有读到的人,不仅是缘,也是福!我们较少能够读到王学富老师的文章,虽然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存在主义的第一人,但是他是如此地低调,有一次在微信中跟他对话,他说不要称我第一人啊,我们是共同学习成长。我有些汗颜。至今不知道如何介绍,能让人们知道,他在中国心理学界的地位,他潜心研究存在主义,对中国的贡献。
 
20年来,王学富老师一直在中国文化背景中从事心理治疗,致力于探索和创导中国本土的心理学方法——直面分析疗法。近年来,与西方存在治疗领域的心理学家接触颇多,进行多层次对话,一方面向他们介绍中国的存在主义——“直面”,另一方面也尽力推动存在模式的心理治疗在中国的发展。在欧美的存在主义的专家们中,他是声名远扬的专家,却在中国由于他的低调与潜心实践,而鲜为人知。
 
我们读过的朱瑟琳•乔瑟尔森 [Ruthellen Josselson] 著作的《在生命最深处与人相遇——欧文?亚隆思想传记》,就是王学富老师翻译的。朱瑟琳已经连续七年来中国,受亚隆先生所托,致力于为中国培养1000名团体心理咨询与治疗师。我连续上了朱瑟琳带领的两期亚隆体系中高级系统培训,内在做自己的力量,就是在参加她的中高级培训之中清晰并生长起来的。这就是我所接触到的存在主义。
 
与王学富老师相遇的缘份,面对面的交谈,更是获益菲浅。他平易近人,那种自然的抱持,让人在谈话中获得力量。得知我们读过他的书,问我们读过哪些?并且将我想买却已买不到的他所著的《成为你自己》,从书架上找到送给我。谈话中,每当我们这些初出毛庐的后生晚辈说出自己的观点想法,他都认真地倾听并回应,细心的呵护之情,时时感受到,并备受鼓舞。
 
我听到他讲在厦门大学教书的人生辉煌时刻辞职,赴美学习心理学,所创立的“直面心理研究所”,长期沉潜于心理咨询实践与理论方法研究,逐渐提炼出一套适宜中国人心理文化特征的“直面心理学”方法,称为“直面疗法”,越来越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关注、赞赏与支持。同时,直面还成立了“存在心理治疗研究中心”,探索在中国文化背景中的存在心理治疗的应用与研究。
 
在直面,我们不仅看到了2013年美国心理协会(APA)人本主义心理学会心理学奖项“夏洛蒂和卡尔.彪勒奖”(
Charlotte andKarl Buhler Award
)授予王学富与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的证书(夏洛蒂和卡尔.彪勒奖是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会心理学奖项之一,授予在人本主义心理学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及其相关的机构)。在直面,我们也看到了他著的“直面心理治疗系列丛书”(《受伤的人》、《成长的路》、《医治的心》等,读到他十余年间亲自编撰并反复修订完善,用于心理咨询师持续成长的成套教材。
 
翻开一页,通俗易懂,又直面入心,所谓大道至简,令人爱不释手,不能放下。他简介所创立的“直面医者”的培训体系,令人感觉相见恨晚。我问他,成为“直面医者”这个最高的阶段,您写了培养时间为十年?他说是啊,真正成为,就得十年啊。
 
我的感受,用下面摘录的王学富老师为《观影疗心》所作的序中的部分,来分享吧,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感受一位大师对心理学的理解与实践了。以下为摘录的原文的片断。
 
一个多世纪前,心理学在西方发生,也很快传入中国。但后来就中断了。真正说来,心理咨询在中国也不过三十年的历史。中国电影与心理学的结缘似乎没有发生。中国电影中所表现的心理学,大多是故弄玄虚,真实性和深度都不够,常用病理诊断的眼光来看当事人,视之为“病人”、怪异者,有意刺激观众的猎奇心理。电视上有心理访谈节目,算是有些专业性质,但也有似是而非的表演性,为了收视率而削足适履,要把节目制作得“好看”,追求一种神奇的戏剧化效果。更有一些不伦不类的娱乐性节目,以心理学之名误导观众,故意拿当事人开涮,安排一些伶牙俐齿的人对当事人的“奇言怪行”进行围攻,其中充斥着道德评判与指责,还有各种搞怪、搞笑的东西,缺乏对人起码的尊重,却有肆意的浅薄、自大、狂妄。这哪里称得上是心理学!
 
心理学是看重人的,是敬畏生命的;对人有关怀与体察,对人性有尊重;是关系的,疗愈的,成长的;是艺术的,是谦逊的,有悲悯之心的。说起来我不免有这样的感慨:我做心理咨询20年,接触许多被贴上各样病理诊断标签的人,他们却是对生命品质有执着追求的人,甚至在追求一种精神或心灵意义上的纯粹,世界无法满足他们。
 
他们想过更好的生活,想成为更好的自己,但在成长过程中遭受伤害、剥夺、压抑;他们最渴望得到情感、爱、价值,世界却很少给他们这些。从本质上说,“症状”如同马克思对“宗教”的理解:“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情感”,“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
 
被“症状”所困的人,常常受太深的内疚感的折磨,但在人性的意义上,他们却高于那些良心泯灭的人;他们的心灵太单纯,不愿屈服于庸俗的势力,因此常有困厄,但在生命的品质上,他们却高于那些在世界上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他们会更加敏感,因而会有各样的情绪困扰,但在情感的丰富性上,他们高于那些感情淡漠、麻木不仁的人。他们的思维或认知会执着于一时一地一点,但他们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头脑有问题”,相反,他们在智能上高于生活中许多普通的人们。
 
甚至,“健康”的标准并不适合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因为他们更具有潜在的“创造力”,只是暂时没有找到表现的方式。他们总在反思自己和生活,虽然他们的反思中有局限和阻碍,但他们比那些从不反思的人活得更“存在”,虽然也会更痛苦。世界上有许多的“成功者”并不具备像他们一样的存在品质!心理咨询也并不见得让他们去学习“适应”社会,反而会更加强调让一个人充分活出自己的独特;并不是让他们在关系里不断妥协,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学习的是去做出适当的抵抗;他们不是听凭自己用防御的方式应付人生,而是回归本真(authenticity),直面他们自己的现实。他们并不是孤立的“异类”,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分享了他们生命的某些部分。
世界不是因为他们有问题而羞愧,世界本该因为自己有问题而自愧。
 
“存在主义治疗是我最喜欢的取向(没有之一)!”这是世彦的宣称。存在治疗有一个取向,就是“非病理化”。最近,世界存在治疗大会在伦敦召开,会议召开之前和之后,有一群来自世界各国的存在治疗领域的心理学家一直都在进行一项重要的工作:对“存在治疗”做出定义。其中,有人对“治疗”这个词本身都开始进行新的阐释,强调其“助益性”(beneficial),而淡化其“治疗性”(therapeutic)。
 
世彦书中所引述的一位丹麦存在治疗学家雅各布森(Bo Jacobsen)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存在主义心理学的邀请》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心理学绝不仅仅是为了诊断心理疾病;心理学还要给人们展示一种可能性——他们可以建立一种更丰富的存在、达成一种更有活力的生活、勇于与风险相遇、接近幸福和爱的状态以及接纳生活中的好与不好。”
万生心语 电话:010-68946651 010-6894665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号 友谊宾馆苏园14单元3层 京ICP备08100020号技术支持:一脉网
回到顶部